【麗江.香格里拉】5.3 最後的淨土 - 神聖的香巴拉 噶丹松贊林寺

>> 2008年11月6日 星期四


從中甸縣城往北走去,經過寬闊的伊拉草原後,在香格里拉以北的佛屏山上會看到一座宛如古堡倚山而建的寺院。


它就是川滇地帶的"黃教"中心 也是雲南省裡面最大的藏傳佛教寺院- 噶丹松贊林寺。





這座由公元1679年興建,1681年竣工的寺院,被五世達賴喇嘛賜名"噶丹松贊林"。



該寺在選址時,五世達賴喇嘛得到神示:"林木深幽現清泉,天降金鶩戲其間",


而寺內確是清泉淙淙,並能常見金鶩在天飛舞。


而扎倉、吉康兩大主寺建於最高點,朝北向南,為五層藏式建築。



主殿上的牆壁及屋頂都鍍上金箔,在日出與日落時份,閃閃生輝。


其能容納千多僧侶的大殿,誦經之聲直通天際。


這座松贊林寺其實就是James Hilton 在其著作<<消失的地平線>>裡所描述的喇嘛廟的原型。


曾經庇佑避難出走的七成達賴喇嘛的經歷,使得由松贊林寺以致整個迪慶整地區成為了藏人心中最後的淨土,


按照<<大藏經>>的說法,這最後的淨土就是 - 香巴拉


時代回到1682年,五世達賴喇嘛圓寂,掌握了西藏政教大權的桑結嘉措,為了鞏固自身地位及權勢,竟然將五世達賴圓寂之情隱瞞朝廷。


卻一直以假冒五世達賴之名履行權利,


到了大概1685年,才始立倉央嘉措為六世達賴喇嘛,西藏漫長的政教權力鬥爭正式開始加溫。


直到1697年,已經習慣凡人生活的倉央嘉措才進布達拉宮正式轉世坐床。同時也為這個最爭議性的六世達賴掀起了傳奇的序幕。


這位被一些人指為"不正統"的六世達賴一直被命運作弄,很快地完結了短暫一生。(有機會我會在納西古樂章節介紹一下這位六世達賴喇嘛暨詩人)


在他過世後,後人憑著他生前所著的一首詩去尋找他的轉世。詩是這樣寫的,


"一只白色的仙鶴,請將羽翼借我,不去遙遠的地方,轉轉理塘即返回。" (原文為藏文)


故相信其轉世將在理塘地區出現。


然而其間的政教紛爭還沒完結,固始汗的後代拉薩汗將六世達賴的轉世定為自己的嫡小孩,而對真正的達賴轉世加以殺害。


幼小的靈童隨著母親一起避難到中甸。


有一天,松贊林寺收到一個要追尋一對母子並加害的命令,該寺主持感到這對母子定非凡人,在夜間入定時給靈童傳送了信息,


隔天清晨,靈童就對母親說等下會有大批人馬殺到,只要跟他們說明自己只是乞丐婦人不可能生下靈童就可以了。


果不其然,太陽剛剛升起,那位住持帶了一隊人馬來到他們面前,母親就說自己只是乞丐婦人。


住持口中罵道叫他們趕快離開此地,並將一團糌粑掉向他們。其實糌粑裡頭內藏銀兩。於是母子兩人便藉機輾轉逃到了青海的塔爾寺。(黃教六大寺院之首)


最後這位小靈童得到塔爾寺的住持確認其身份,隨即稟報朝廷,由清軍及塔爾寺僧侶保護下,到拉薩坐床,正式成為了七世達賴。


七世達喇在掌握政教大權之後,卻一直沒有忘記中甸僧侶們對他的幫助,於是為松贊林寺新建了"宗喀巴金瓦殿"



站在轉經筒前,剛好有位小喇嘛經過,我衝衝忙忙地拍下這張照片,


回來細看之下,發覺這些轉經筒彷彿如同一道柵欄,如果裡面真的有人被困著的話,那人定必是六世達賴 - 倉央嘉措。



"曾慮多情損梵行,入山又恐別傾城,



世界安得雙全法,不負如來不負卿"


這是六世達賴所作,最為世人傳頌的一首詩,


世界哪有兩全其美的方法呢? 也許這就是倉央嘉措問了自己一輩子的問題。


(剛好出現一位謎樣的女子...就拍下此兩張照片)



外面突如其來的吵雜聲,走出寺到門外一看。



吵雜聲來自對面的露天走廊,既是佛家的清靜地?何來如此激烈的爭辯聲音呢?



原來是喇嘛們的辯經時間,所謂辯經大多在戶外露天的廣場舉行,全體僧人會穿紅袍,先念誦一回,然後分組辯論。分組時有分為一對一的、一對數位的、數位對一位的及全體對一位的多種辯論組合。 發問者站立,答辯者則席地而坐,由發問者厲聲問問題,問題可以是任何有關佛法的提問,辯者必須不加思索馬上答問。在辯論進行到深入時候,問方會怒目瞪眼,手揮念珠分散答方之注意力,並大力擊掌以壯聲威。擊掌時右手向下拍代表降伏邪見,左手上揚代表提弘正見。凡當答者被問倒時,周圍觀看者會大聲噓倒。



穿黃色鞋子那位大師兄氣勢很嚇人,尤其撃掌時響聲真的震遍整座寺院。



壁畫中帶著尖尖黃帽的就是黃教創始人 - 宗喀巴大師。



走出寺外,藍藍的天空真的使人心曠神怡,我們佇立在這裡,時光似是只以極慢的速度前進,無怪乎在<<消失的地平線>>裡,會有時間被無限延伸的情節。



在高處遠望著前面一望無際的景色,此刻有種難以言喻的心情,


相較於其它寺院,總覺得這裡有一種特別的寧靜,


這種寧靜不是指萬藾俱寂的寧靜,而是一種心情詳和的寧靜。


在這一刻裡,你不用朝拜,也不用參悔,反正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
傳統的價值在這裡失去意義,身體也像驟然失去重量似的飄了起來。



在回來後的很久,


我依然沒法確認當時的感覺,是因為空氣稀薄而做成的幻覺,抑或又是何種原因?


然而又有什麼關係呢?


反正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
2 意見:

A Perfect Day 提到... 2008年11月8日 下午1:30  

哈囉~這裡真的很美有一種神祕卻又很親近的感覺,遊走在街道小巷中想必是一種難以言語的驚奇吧!

jerrylei : 2008年11月9日 下午12:56  

Hi perfect day,
我也曾被安平古堡的色彩深深迷過,那時候很喜歡看那幅被樹根吞噬的牆。然後在平日的安靜時份走到秋茂園,回憶裡的一切景象都很美.

我的選曲

留言版

最近的文章回應

追蹤者

  © Blogger template Romantico by Ourblogtemplates.com 2008

Back to TOP